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,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!
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,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,或者换浏览器,推荐谷歌/360/搜狗浏览器

【新狂人日记】(续集)(07-10)【作者:xldong1987】

[复制链接]
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-8-11 15:1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字数:80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续集七
 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,就见一匹快马,飞奔而来,马上的军士一边飞驰,一边呼喊。
  「参军,曹魏大将张郃正在朝这边飞速赶来,半个时辰就能到街亭。」
  我……这个帅哥将军是马谡?这里是街亭?
  不对啊,马谡不是跑到土山上居高临下,结果没水才打败仗的啊。
  我看着自己湿淋淋的身体和身后奔腾的大河。一下子楞住了。
  我这是穿越到三国了?
  「赶快占领那个山头。伐木建障,排开弓箭手,准备狙击曹军。」
  马谡放开我,手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,立刻给身边的士兵下命令。
  「水,性命攸关,马参军,别离开。」我急了,看他人不错,又帅哥,得拉他一把。可是身体虚弱无力,语无轮次。
  马谡朝我笑了笑,让身边的士兵给我拿了壶水,马上跳上马,手一挥,头也不回的带人朝小山包冲去。
  我日,你个二货,我喊水,你就以为我要喝水啊,
  我才喝了一肚皮的河水,差点淹死,你瞎了吗?
  士兵忠实的执行马参军的命令,给我灌水。
  我想推开他,可是刚才才苏醒,全身没有力气,他把水往我嘴里灌。
  我用尽全力,拉开他的手。
  士兵的脸慢慢的变形,变成了村里那个刚才娶我的粗壮汉子。
  周围的士兵的脸也变成了村里的那些追赶我的人。
  「醒了醒了,救活了,你的钱还好没打水漂。」大家高兴的直嚷嚷。
  我被背回了小村。放在那个新房的床上。
  然后,大汉拿了个大木棍,狠狠的朝我的小腿砸了下去。
  我一下子明白了,他们说的都是真的,真的要把我搞残废,当生小孩的工具。
  想不到在这个二十一世纪,还有这么残忍的事。
  剧烈的疼痛,我眼前一黑,又昏了过去。
  迷迷糊糊的,全身都痛,有人脱我的衣服,在我的身上乱摸,脸上,颈子上痒痒的,好像有人在亲吻我。
  然后有人尖叫,有人咆哮。
  估计他们发现我是男人,上当了吧。
  很奇怪,我没有害怕的感觉,反而有种报复后的快感。
  你们这群残忍的二货,活该。
  「女人醒了,但是马谡还是跑了」
  有人在我的腿上涂凉凉的东西,费力的挣开眼睛,
  看见周围都是穿盔甲的古代士兵。
  我躺在地上,周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死人。我的两脚被大汉打的地方好像也是被什么砸伤了,血糊糊的。
  一个白胡子老将站在眼前,几个士兵在给我的腿涂药。
  用树枝固定。一边救人,一边在偷偷的看我。他们都很年轻,脸红红的,很害羞的样子,看来都是没有见过女人的大男孩。
  「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马谡上战场都带上你?战场不可以带家眷,诸葛亮的军令如山,不可能啊」
  白胡子老将满眼的疑惑。
  「你要老实回答我,不然我就把你给我的士兵劳军,他们很久没有碰女人了,你会死得很难看。」
  我一肚皮的气,在古代也好,现代也好,为什么人都像野兽,都很可怜,
  没有一点爱心和同情心,对比自己弱的就狠,对比自己强的就怕。
  你们都是人吗?
  好吧,我就让你看看我瞎忽悠的实力,吓死你个老王八。
  「我是蜀汉真正的天才军师,诸葛不过是我的代理,可惜诸葛不在,不能借他的口传令。
  马谡看我是女人,不按诸葛的吩咐听我的,不当道下寨,远离水源结果惨败。
  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,诸葛已经收了陇西,但是街亭有失,只能拔走人口,退回汉中,你赶快追也许还来得及。「
  白胡子老将的眼睛瞳孔在收缩。手按在剑柄上。
  我知道,他不太相信,对一个名震天下的将军,骗对他来说,是最大的侮辱。
  我必须再拿点干货出来。
  「你估计没有看到赵云,邓芝的部队把。如果马谡听我的,估计你很难逃过今天。」
  三国历史上说这两个人是疑兵,应该张郃搞不清这两支部队的位置。
  这对他来说,就像一把在背后看不见的剑。令人恐惧。
  估计我的气度也让他疑惑,那个时代的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庸,
  被敌方抓到不害怕真是不可能是事。
  「不知道小姐该如果称呼?」
  白胡子老头疑惑了一下,开始变得客气,他要套情报。
  不过小姐这个称呼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。
  谁是小姐,你才是小姐,你们全家都是小姐。
  「我是诸葛的师妹,所学胜诸葛十倍,师傅让我们出山帮助刘氏,诸葛在明我在暗,不过,我观天像,刘氏不可复兴,但也不可卒亡,天下当鼎足多年,北伐是逆天而行,这也只是尊师命而已,
  如今被你们抓住,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要杀要剐,随便。「
                续集八
  白胡子老将张郃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,而是继续和我聊天。
  「你和诸葛的师傅是谁?竟然能调教出这样出色的弟子。」
  我不知道诸葛亮的师傅是谁,但是得编一个,我记得的就只有水镜先生司马徽。
  「司马先生?怪不得,」张郃一付恍然大唔的样子。
  「除了你们两个,应该还有别的弟子吧。」
  张郃这个人真的老奸巨滑,继续探我的底。
  「风雏啊。」
  「还有别人吧。」
  还有?我不记得了,好像诸葛亮的朋友还有石元广和孟公威两个隐士,就把他们算上好了。
  「哈哈,可喜可贺,你的老同学就在我们军中。来人,把小姐带去见孟刺史,如果她有半句假话,你们就不用带她回来了,直接奸死。不用回报。」
  「对了,如果你们奸死她,把衣服带回来,她的衣服很华贵,我要送给我的小妾。」
  我头脑一昏,难到我就这样挂了?
  低头一看,我的衣服真的很华美,全部是真丝彩绣,高耸的白色胸衣上,绣着粉红的牡丹,下裳是白丝的裙子,也绣着粉色的花蕊。我……这在古代,我究竟是什么身份?
  士兵把我抬到一个大帐,里面是一个穿古代长衫的中年男子。背面向我。
  要穿帮,我闭目装死。
  「张将军让孟刺史看一看,这是不是你师妹,如果不是,就让我们奸死她。」士兵忠实的报告。
  我绝望的睁开眼睛,孟公威慢慢的转过身体,当他看到我,全身一震。
  欣喜,难受,各种的表情,完全可以成为表情包专家。
  我看到他,也是全身一震,他是老头,他是高人孟老头。长得完全一莫一样。
  「黄师妹,你为什么在这里,你的腿怎么了,痛吗?」
  他看起来好心痛,不像是装的。
  士兵看了我一眼,悻悻的放下担架,回去报告张郃去了。
  莫非我真的是他的师妹?
  我心里面一阵轻松,头脑一昏,眼前一黑,就昏了过去。
  昏昏的,就听见有人在讲话。
  「看起来这么骚,没想到原来他是男人,我们也不知道,确实是被骗了。
  会另外给你换一个真的老婆,别急,这个人我们就带走。「
  我草,人贩子还讲客户服务,包退保换,这什么世道。
  迷糊中,我感觉被人抬上车。
  「人咋办?」
  我听见有人问。
  「陕北有很多人高价买女屍配阴婚,我们可以把他打扮一下,勒死,然后卖给那些傻b。他们肯定看不出来。」
  我心中大吃一惊,可是头昏昏的,全身没有力气。
  车停了,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,然后,有人给我穿很紧的小内裤,还听到有人说,要完全勒紧,从外面看必须像女人的下体。
  然后,有人给我套束裤,好紧,好难受。
  然后有人在我的胸口涂什么东西,然后装义乳,套胸罩,好闷气,好难受。
  最后,有人扶我起来,在我的脸上涂涂画画,好像在化妆打扮。
  然后,有人把什么东西勒在我的脖子上,用力的拉,我呼吸困难。
  难到就这样挂了?
  「急什么,到时候再勒,现在死了万一找不到买主,臭了怎么办。」
  我听到有人在吼,然后脖子上的东西松了。
  我感觉被软软的东西包起来,放在一个什么长盒子里面。
  我的脸上被带上个罩子,里面的空气甜甜的,迷迷糊糊的就又睡着了。
                续集九
  身上几个地方一阵刺痛。
  然后,我听见有人说话。
  「黄姑娘只是皮外伤,而且内气被牵动,情绪激动昏过去的,身体没有大碍,老夫给她刺了几个穴位,马上就可以醒过来。这个药方按时服用就可以了。
  老夫不打扰孟大人和黄菇凉休息,就此告退。「
  我用力挣开眼睛,眼前油灯闪亮,不出意外的,我又回到了三国时代。
  一个青袍老头背着药箱,快步走远,只看见背影很快消失。
  估计是曹魏的军医,不知道和华佗有没有关系?
  孟公威站在我的床前,微微的笑着,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  我躺在大军帐里面的床上,望着这个像极了高人孟老头的家伙,
  「对不起,我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,我真的是你的黄师妹吗?」
  我决定实话实说,在现代,我拿高人孟老头当好朋友,绝对不会骗他。
  在这个像极了他的人面前,我没法说假话。
  「不是,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。」孟公威回答。
  我大吃一惊,情理之中,却在我的意料之外。
  「那你为什么骗他们说我是你黄师妹?张郃知道了你会有麻烦的。」
  「我了解张郃,不能忍心让他们害死你。我见过他们奸杀女人,太残忍了。
  再说,我是凉州刺史,官职不比张郃小多少,他要找我的麻烦也不是太容易的事。
  而且,我一看到你,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「
  「你会不会一种叫天地正气功的功夫?」
  我努力的寻找孟公子,孟老头,孟刺史的关系,也许,他们就是一脉相传的子孙关系?
  我不傻,这里面一定有玄机。
  孟公威的脸抽动了一下,正要回答。
  突然有个士兵冲了进来。
  「孟大人,我虎豹骑连夜追击,抓住了马谡,马谡的口供和姑娘告诉张将军的不合。
  张将军让你带姑娘过去和马谡对质。
  孟公威的脸色发白。对士兵点了点头,告诉他我们马上过去,但要换一下衣服。士兵飞快的消失了。
  「你快从后门,骑我的马走,我给你令符。」
  我叹了口气,我和这个人素不相识,他却愿意为我冒这么大的风险。
  不管他是不是孟老头的先祖,我都不能拖累他。
  以张郃的能力,我从后门能跑掉才怪。
  「没什么了不起的,我们一起去见张郃,记住,我是你师妹,但是我们各为其主,公私分明,知道吗?我有办法对付张郃,你什么都不要说。」
  到了张郃的大帐,只见马谡被捆在地上,衣衫破烂,身上血迹斑斑,估计是血战了一晚上,力尽被擒。
  他英俊的脸上,黑红相间,不知道是泥还是血。
  但是确实是那个在清水河边拉我上岸的人。
  我记得历史上马谡是在王平的救援下,杀出重围逃回去的,然后才有挥泪斩马谡的故事。
  他不可能被张郃抓住的啊。
  人也不可能是假的,因为我确实见过他。
  这是怎么一回事?
  马谡抬头看了我一眼,满眼的惊讶,又看着在我后面,很关切的扶着我的孟公威,眼神一暗。
  「你原来是魏国的奸细,我该想到的。」马谡口中喃喃。
  你个白痴。我真是气得半死。
  刚端起茶杯喝茶,张郃噗的一声,一口茶喷了出来。
  估计他也看出来马谡认识我,但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。
  早知道我和张郃的对话就不要那么忠于蜀国了,说个什么司马派我来的好得多。
  话都说死了,什么天才军师,我突然觉得我是天下第一傻瓜。
  话不要说尽,要两可,这才是生存之道。可是我还是太年轻。
  现在不知道如何把故事编下去。
  我知道张郃不好骗,但是我必须保护孟公威,谁对我好,我就要拼了命的保护他。
  「马谡,你真是个白痴,我不是魏国的奸细。我和孟刺史是当年的同窗,诸葛丞相也是孟刺史的同窗,现在我们各为其主。
  他劝我投靠魏国,但是我是不会随便答应的。「
  特别加上随便两个字,说明不是完全没商量。
  马谡看着我,有点发傻。
  「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水是生死攸关,可是你不听我的跑去占高地。」
  马谡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然后一付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  张郃突然啪的一声,把茶杯在地上摔得粉碎,「来人,把这个女人给我奸死,之后把屍体给诸葛亮送去。越难看越好。」
  我心里一震,没想到张郃真的相信了我的假身份,要用这种方法让诸葛亮乱阵脚。
  马谡眼睛里面一阵迷乱。拼命想爬起来。
  几个魏兵冲了进来,一把抓住我的手臂。
  「张将军三思。」孟公威大声向张郃求情。
  「莫非孟刺史和这个女人有一腿要背叛我大魏?」张郃厉声怒吼。
  几个士兵上来连孟公威也抓住手臂,拉在一边等候张郃发落。
  我凄楚的看了孟公威一眼,反正我要死,不要拉上对我好的人。
  「孟公威你个小人,当年我昭烈皇帝亲自去请你出山相助,你说是不好功名,永作隐士,结果却去帮助曹贼,站在势力大的一边。
  还劝我投靠曹魏,以搏功名,我们以前相处这么久,我是这样的人吗?
  我们就此恩断义绝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「
  我故意对他怒吼。
  孟公威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,他知道我在保护他。但是他却是无能为力。
  士兵如狼似虎的冲上来,开始剥我的衣服。
  我突然感觉到丹田有股气,不自觉的冲了出来,我很意外,自己还会这个?
  双臂一拯,竟然把两个抓我的魏国士兵摔了出去。
  一个剑步上前,拉住捆绑马谡的绳索,气冲两手,烫得我一阵昏,把绳索震成几段。
  然后回手一掌,和扑上来的张郃双掌相击,乒的一声大震,张郃倒飞回去,撞坏了红木的屏风,半天没爬起来。
  只听见孟公威在大喊:「周易参同契,天地同寿,师妹你这是何苦。
  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,内力全部激发,等于天下第一高手,大家不要靠她太近,当今天下无人是她的对手,不过一日之后,经脉尽断,再抓他们不迟。「
  没有人听他的,都在张郃的指挥下往上冲。
  我心里面很疑惑,明明他知道我不是他师妹,为啥还喊我师妹。
  我的功夫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好像孟公威知道来历?
  但是我没法思考,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就好像在看守所打那些犯人,但是这回下的全是死手。
  不断有魏兵被打飞,有人拿枪来刺,被我拉住枪头,拖到面前,一拳打飞。
  有人用长枪向标枪一样投过来,被我接住反投回去,钉在地上。
  有人用刀来砍,被我反手抓住刀背,向前急推,刺入对面的兵丁的胸口。
  一排的盾兵齐步上前,被我一脚踢在盾上,一下子倒了一排。
  他们都口里鲜血狂喷,好像受了内伤。
  张郃嘴角流血,被卫兵扶着,往后退去。
  马谡跟在我后面,也是拼命补刀。向前杀去。
  短短的一小段路,杀得屍横遍野。
  然后我就听到了号角声。
  「虎豹骑来了,小心」马谡大喊。
  箭像雨点,黑呼呼的,都被我用捡起的长枪挡开,箭雨过后,一排排的马,像铁甲连环马,都披铁甲,冲了过来。
  马上的人全身铁甲,都拿长枪,就像一个移动的铁墙,上面全是长枪一样的铁钉,平推过来。
  没法闪开。我抓起马谡,跳上大树。
  很高的大树,我竟然能跳上去,我都想不到。从上面,我看见像潮水一样的骑兵,有几千人。
  往山上跑,那里骑兵上不去。
  我从一棵树飞跳到另一棵,不断的闪躲弓箭,马谡被我提在手里。
  后面是紧追不停的魏兵,他们配合很好,步兵爬山,骑兵就绕路去封前面的隘口。
  弓箭就不停的射。
  我不停的跑,击杀追上来的人。到了隘口,就强力的拨开射来的弓箭,拿石头,长枪等飞击守军,杀条血路。隘口很小,布不开兵力,他们只好去下一个关口。
  我在树上飞,在岩壁上飞,无坚不催。
  杀到天亮,下一个关口我正要突击,马谡却喊叫起来,「关口上是王平的无当飞军,是我们的人。」
  我感觉到一阵轻松,全身的力气好像离开了身体,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续集10
  迷糊之中,感觉有人在讲话。
  「丞相,张郃的追兵马上就要到了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司马懿也亲自来了,我们的侦察兵看到了他的旗号。」
  士兵慌乱的声音,还有人跑动,马嘶吼的声音。
  「不要慌,你们先走,她的伤很重,必须马上处理,不然有马上有生命危险。打开城门,在城楼上给我准备香案和瑶琴,点上油灯,抬她上去,我准备给她用七星续命。」
  一个充满磁性的男音,不紧不慢,非常沉着。
  「丞相,大局为重,姑娘一定不会怪你的。为了大业,必须要有舍弃啊。」
  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  「不必多言,按我的吩咐去办,还有,马谡立刻收押,送往成都,任何人不许和他见面,不许交谈,除我之外的任何人不得和他书信往来,违令者斩。」
  没有了任何的谈话声,我感觉被搬来搬去,士兵喘息的声音,好像在抬我爬楼梯。
  鼻子里面传来香气,耳边是幽幽的琴声,在四体奔流冲击的内息开始平和。
  然后,我听到了马蹄声,千军万马的马蹄声。
  费力的睁开眼睛,我看见自己坐在城楼的地上的一个蒲团上,四周是油灯,一个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坐在旁边,正在抚琴,琴声清幽。
  城楼下面的城外,千军万马,赫然就是虎豹骑,后面还有无数的兵丁,青伞盖下,好像有个人在指指点点,张郃骑马在旁边,好像小学生不断的点头。
  这莫非就是有名的空城记的发生地点吗?
  我扭头看去,诸葛亮丝毫不乱,琴声也没有变化,依然不断的引导我的内息归入丹田。
  旁边两个抱宝剑的童子,却已经是满身大汗,连腿都在抖动。
  我知道历史,司马绝对不会杀上来,放心的闭上了眼睛,静心引导内气。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再睁眼的时候,城外面的魏军全都不见了。
  诸葛亮挥手让两个童子下去。
  我知道他有话要对我讲,而我也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他。
  「我们的时间不多,我必须简单的告诉你,我的伤我医不好,你的经脉全部寸断,我现在只是能延缓一下时间。」
  「我还能活多久?」
  我其实并不害怕,我知道这也许是一个梦,也许我看到的是过去的图像,那个女人并不是我。
  诸葛看到我的沉着,露出很佩服,又很心痛的样子。
  「经脉寸断,生命不可能超过一天,但是我有办法让你休眠,等华佗的弟子找出办法,或者师傅亲自出手也行,但是我看到你,估计师傅已经仙去了。」
  我有点吃惊,莫非我真的是诸葛的师妹,那么为什么孟公威却说不是。
  还有,为什么诸葛这么着紧我,冒极大的风险演空城计来给我续命?
  「你当然不记得我,也不会记得孟公威。师傅给你用了回春术,你永远都是十八九岁的样子,但是代价就是不会记得过去。你看,当年我们都是少年同窗,青梅竹马,但是我的头发都已经开始白了,你还是和当年一样美丽。」
  「我们的师傅是谁?」
  「我必须要告诉你全部的事,这样你休眠醒来,才能够知道你是谁,那个时候,说不定我和孟公威,司马懿都不在人世了。」
  「我们的师傅,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是水镜先生司马徽,但是,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名气更大,就是魏伯阳。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这个身份,除了他的弟子。」
  我吃了一惊,魏伯阳是周易参同契的作者,据说悟得了天机,就把它写在周易参同契里面,而这个周易参同契被称为万古丹经王。后世的修炼内丹外丹,都是以它为宗。
  「师傅是天下第一奇人,奇门遁甲,医卟星像,武艺文采,政治权术无一不精。我们师兄弟,各人都得了师傅不同的传授,最出色的是四个,卧龙,凤雏,塚虎,伏狮。你知道卧龙,凤雏,但是另外两个你未必知道。」
  「是孟公威,石广元?」
  「不是,塚虎是周瑜周公瑾,伏狮是司马懿司马仲达!」
  我的嘴张得老大,司马!我绝对没想到。那司马不在空城计杀进来就说得通了。
  不然,就算怕诸葛亮有埋伏,派个千把人的敢死队赌一下,输了也不亏,赢了就提诸葛的头去了。
  我以前都想不通司马为什么不这样干,现在好像有点谱了。
  「师傅把我们派到不同的势力,辅佐他们各家去争夺天下,但是,真正的目的是通过战争,把天下的势力的都掌控在我们手里面。所以,司马绝不会杀我,我也不会杀司马。刚才他听到了琴声,又有张郃的报告,他应该知道是咋回事。很快他会派人送守魂珠来。这个守魂珠是华佗师弟和师傅一起炼的,有守魂让人休眠不腐的作用,等待未来的救援方法成熟再救治。本来华佗师弟是在魏国辅助司马的,谁知被曹操杀了。现在珠子在魏国的司马手上。你放心,张郃敢对你无礼,我和司马都不会放过他,只是司马这个老乌龟特别能忍,估计要等一段时间了。」
  我突然明白了,周瑜也是吵着要杀诸葛,结果也是不但没杀死,诸葛在刘备的眼里面就越来越重要。
  都是在演戏啊。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,还有比这个还更好的广告吗?
  看来周瑜死了诸葛吊孝,那是真情流露啊。
  还有孙刘联盟,六出祁山,这些大波士其实都是被这几个人玩得团团转。这个集团里面还有孟公威等人,估计这四个弟子,每个还有几个师弟辅助。
  如果没估计错的话,他们临死的时候推荐的继承人,比如鲁肃,蒋琬都是。
  而那个魏延,完全是局外人,要奇袭长安,怪不得诸葛不用他。
  「那我的内力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我平时不能用,魏兵要非礼我我才发动,而且一发动就这样厉害?」
  诸葛老脸一红。
  「这……我,」结结巴巴了一阵,他终于咬牙说了。
  「你虽然是我的师妹,但是其实学的东西和我们都不一样,你其实是师傅的女人,是他练功的鼎炉。」
  「他修炼的双修法,他的全身功力都是存在你的丹田里,他想用的时候再提出来。他在上面加了禁制,如果有人要犯你的贞操,内力就会喷涌而出,这百年的功力,谁也抵挡不住,但是你并没有足够宽的经络运行这些功力,所以会经脉寸断,只有师傅能补。还有就是华佗也成,他是我们师兄弟里面专攻医术的,可惜了。当年你和我们同窗,我们都知道,都喜欢你可是谁也不敢靠近。而且师傅肯定不能让自己的鼎炉离开,否则他有功夫,没内力,一个小贼也能害他性命。所以我估计师傅已经不在了。」
  我目瞪口呆,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,但是却说得通,很多历史之谜就解开了。
  怪不得要杀马谡,很多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。魏国那边估计司马也会灭口不少人。
  当天晚上,就有一个号称魏国密使的人送来了守魂珠,这个人不出意料,果然是孟公威。
  而我已经是半昏迷了,听孟公威和诸葛很伤心的话,说要把我埋在什么地方。
  最后,好像有人把一颗珠子放在我的口里面,眼前慢慢的发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
安卓APP下载|注册教程|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

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GMT+8, 2019-8-23 01:27

大西瓜联系邮箱/环聊:daxiguabbs@gmail.com

© 2016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